2019年上半年外匯收支數據”新聞發布會答問環節

时间:2019-08-12

  123本港台开奖直播,您如何評價上半年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形勢?下半年外部環境不確定因素仍然較多,您認為下半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會呈現何種走勢?

  上半年,在外部環境複雜多變的情況下,我國外匯市場運行總體平穩,主要渠道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的發展態勢。具體有以下幾個評價:第一,外匯市場供求更趨平衡。外匯市場的主要指標均比較平穩,從我剛才通報的數據來看,也顯示了這個特徵。比如銀行結售匯逆差比2018年下半年收窄,跨境收支總體呈現順差,外匯儲備穩中有升。第二,國際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從我們已經公布的數據看,2019年一季度國際收支經常賬戶保持490億美元順差,占GDP比重是1.5%,而且一季度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呈現順差488億美元。第三,境外資金繼續呈現淨流入。根據商務部統計,今年上半年,我國實際利用外資同比增長7%,較2018年同期增速快6.1個百分點。根據外匯局統計,1-6月份境外投資者淨增持境內債券和上市股票493億美元,其中債券淨增持416億美元,股票淨增持78億美元。第四,企業對外投資和利潤匯出穩定有序。根據商務部統計,今年上半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同比略增0.1%。根據外匯局統計,上半年企業投資收益項下跨境支出規模和2018年上半年基本相當。第五,個人結售匯基本穩定。上半年個人淨購匯穩中有降,同比減少23%。所以,對於今年上半年我國外匯市場的總體評價,或者說跨境資金流動的總體評價,就是儘管外部環境複雜多變,但是,我國的外匯市場運行保持了平穩,主要渠道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的發展態勢。

  預計下半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仍將保持總體穩定。雖然外部環境中仍存在一些不確定性因素,比如,世界經濟增長的前景,近期世界銀行對今年全球經濟增速的預測比1月份有所下調;還有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地緣政治局勢等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但是,當前內外部環境中,有利於中國跨境資金流動穩定的因素依然比較多。

  第一,國際貨幣環境相對寬鬆。美聯儲可能轉向降息,歐洲和日本的央行也都表現出更為寬鬆的貨幣政策立場。近一段時期,無論是其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有一些做出貨幣政策寬鬆的舉動。在這樣的情況下,近期美元匯率趨穩,中美利差擴大,這些因素為中國外匯市場穩定提供了更為有利的條件。

  第二,當前市場對中國經濟的預期平穩。我們觀察到,在國際市場交易的中國國債信用違約掉期價格,也就是CDS,這個價格越高說明市場認為違約風險越大,價格越低說明市場認為違約風險越小。近期的值是40多,去年底是60多,在2016年年初的時候曾接近150,所以說當前市場對中國經濟的預期還是比較平穩的,國際市場總體上還是更加看好中國經濟。

  第三,國內市場開放度進一步提高。近期我國不斷地出台了很多政策和措施,比如《外商投資法》,修訂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發布新的《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等,持續推進投資的自由化、便利化,而且強化投資保護。同時,資本市場國際化程度也不斷地增強,國內股市、債市被納入更加廣泛的國際主流指數,體現了國際投資者對我國市場的認可。

  第四,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對市場理性預期的培育作用有所顯現。企業對匯率波動的適應度進一步提升,個人結售匯也更加穩定。

  第五,跨境資本流動管理框架日益健全。近年來的宏觀審慎管理經驗越來越豐富,在對外投資、內保外貸等方面的管理更加完善。同時,我們繼續打擊外匯違法違規行為,加大了通報典型案例的力度,有效維護了良性的外匯市場秩序。

  下半年,無論是國際和國內,有利於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平穩運行的因素很多,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平穩運行具有很充分的內外部條件,可以比較好地應對各種外部衝擊影響。

  與前期相比,近期中美經貿摩擦給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帶來的影響和壓力有何變化?

  中美經貿摩擦是我們一直關注的問題,我們始終在密切監測,即時跟蹤評估中美經貿摩擦對於中國外匯市場、跨境資金流動和國際收支的影響。我們將今年5、6月份和2018年下半年這兩個時段的各方面情況和形勢進行了對比,從結果看,當前中美經貿摩擦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總體可控。主要表現是兩個方面:第一,中國外匯市場情緒以及市場主體行為更加理性和平穩。今年5月份經貿摩擦升級以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幅度和貶值預期都低於去年下半年。在此基礎上,市場主體涉外收支行為調整更加平穩,從5、6兩個月的綜合情況看,這兩個月的銀行結售匯月均逆差比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44%,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月均逆差也比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38%。

  第二,在加征關稅的背景下,中國國際收支總體形勢還是穩定可控的。雖然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美國對我國出口加征關稅的措施逐步升級。但是,中國國際收支總體上保持平穩。剛才我們談到,一季度經常賬戶順差490億美元,去年下半年平均每季度是389億美元順差,今年一季度的經常賬戶順差比去年下半年季度平均值還是高出不少的;一季度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順差488億美元,無論是直接投資、證券投資還是其他投資,都表現為順差。去年三季度非儲備性質金融賬戶順差140億美元,去年四季度小幅逆差123億美元。我們也觀察了一下微觀主體的表現。從微觀主體看,一是美國企業對中國的直接投資保持平穩,顯示了中美經貿往來的緊密性。根據商務部統計,今年1-5月份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比去年同期增長4%。近期上海美國商會調查顯示,超八成的美企對於未來五年在中國的發展前景是看好的。二是中國企業積極應對加征關稅帶來的影響,尋求出口多元化。根據海關統計,今年1-6月,中國對非美國家出口佔總出口的比重達到了83%,同比上升1.5個百分點。

  總的來看,在中美經貿摩擦背景下,中國外匯市場情緒的穩定性有所增強。同時,中國繼續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注重政策措施預調微調,不斷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國內企業等市場主體也在積極應對有關變化。此外,中美企業之間的交往還是很緊密的,這種經貿往來的緊密性正在發揮積極正面的作用。這些都顯示,我們有信心應對形勢變化,維護中國跨境資金流動的穩定。

  2019年一季度經常賬戶延續順差,請問順差的來源主要是什麼?能否介紹一下二季度的情況?您對未來的走勢怎麼看?

  今年以來中國經常賬戶保持順差。剛才多次提到今年一季度經常賬戶順差是490億美元,和GDP的比為1.5%,2018年同期為小幅逆差。對於一季度經常賬戶順差的主要來源,我們可以觀察幾個主要項目的變動情況。一是貨物貿易順差較快增加,一季度國際收支口徑的貨物貿易順差947億美元,同比增長83%;二是服務貿易逆差有所收窄,一季度服務貿易逆差634億美元,同比下降14%,其中,旅行逆差576億美元,下降9%。第三,初次收入呈現順差156億美元,主要是因為投資收益呈現順差,其中,中國對外各類投資收益,比如利潤、利息、股息等,合計達到629億美元,同比增長31%。我們初步估計,二季度經常賬戶仍將呈現順差。我們每個月都會在外匯局官網上發布國際收支口徑的貨物和服務貿易數據,這兩個項目基本上能夠反映經常賬戶大體情況。從我們發布的4月和5月數據看,貨物貿易順差累計707億美元,同比增長30%;服務貿易逆差462億美元,同比收窄11%,其中旅行逆差收窄9%,和一季度情況基本一致。通過這些數據,我們初步判斷,今年二季度國際收支經常賬戶仍呈現順差。

  預計全年經常賬戶仍將處於合理區間,有可能延續小幅順差格局。首先需要說明的是,經常賬戶小幅順差或小幅逆差,都屬於基本平衡的合理區間。從中長期看,中國經常賬戶還是有基礎、有條件維持在合理水平。主要有幾個支撐因素。第一,中國的製造業增加值排名全球首位。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以來,國內已逐步形成了門類齊全、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而且,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佔比不斷上升,2018年佔比比2017年上升了1.2個百分點,達到14%,說明我國製造業轉型升級正在穩步推進,有助於提升出口產品競爭力。第二,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比較穩固。國內產業鏈上下遊非常完整,配套設施齊全,技術工人充足,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相對優勢依然較強。第三,中國的儲蓄率雖然有所降低,但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還是排在前列的,高儲蓄率有利於經常賬戶保持基本平衡。另外,當前出現的服務貿易逆差收窄以及投資收益狀況改善,為今年經常賬戶保持順差格局提供了更多的支撐。

  請問您如何看待當前我國的外債形勢?近年來我國外債持續增加,是否存在風險?

  對於外債的問題,大家的關注度也是比較高的。我們想首先從更加廣泛的視角和大家交流一下對於外債的看法,同時觀察我國對外債權和對外債務情況。

  隨著中國經濟與全球經濟的聯繫日益緊密,對外債務以及對外債權的總體上升是一個正常的發展過程。從最近幾年國際投資頭寸數據看,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中國所有的對外金融負債餘額比2014年末上升12%,其中全口徑外債餘額增長11%;同期,對外金融資產餘額上升15%,說明中國經濟更加深入地融入全球經濟,跨境投融資規模穩步提升。綜合來看,中國持續呈現對外淨資產,一季度末淨資產餘額比2014年末上升22%。

  從外債自身情況看,當前我國外債結構進一步優化,穩定性增強。從兩個方面跟大家來分享一下我們的觀察。從期限結構看,2019年一季度末,中長期外債餘額比2014年末增長49%,在全部外債中的佔比達到36%,比2014年末上升9個百分點;同期,短期外債餘額下降4%。從債務工具看,一季度末,債務證券餘額比2014年末增長2倍,佔比為23%,比2014年末上升15個百分點,這體現了境外投資者多元化配置資產的需要,也反映了境外央行類機構增持人民幣儲備資產的需求。根據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數據,2019年一季度末各國央行持有的外匯儲備中,人民幣資產佔比達到1.95%,是2016年公布人民幣儲備資產數據以來的最高水平。當前,境內債券和股票市場的境外投資者持有比重較低,僅為2%、3%左右,未來還會增加,債務證券的穩定性仍會比較高。而且,從曆史經驗看,在2015年外債回落時期,債務證券還有小幅增長。

  從主要的外債安全性指標來看,當前中國的外債風險總體可控。例如,外債的負債率,中國2018年末的水平是14.4%,國際安全線是20%,外債負債率是外債餘額比GDP;債務率,中國是74.1%,國際安全線是100%,債務率是外債餘額比國際收支口徑的貨物和服務出口收入;償債率,中國是5.5%,國際安全線是20%,償債率是中長期外債還本付息總額比上國際收支口徑的貨物和服務出口收入;還有一個指標是短期外債和外匯儲備的比例,中國是41.4%,國際安全線是100%。從這幾個安全性指標來看,當前中國的外債指標都是在國際安全線以內,而且,這些指標都低於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整體水平。

  我們看到,在G20大阪峰會上,習主席宣布了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下半年在外匯管理改革和開放等方面,外匯局將會有哪些新的思路和措施?

  在G20峰會上,習主席提出要加快形成對外開放新局面,努力實現高質量發展。外匯局將認真貫徹落實習主席的講話精神,在相關工作中堅持兩點基本考慮:一是深化外匯管理改革,推動金融市場雙向開放,服務國家全面開放新格局。二是維護外匯市場穩定,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保障外匯儲備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維護國家經濟金融安全。具體來看,相關措施主要有幾個方面:第一,繼續促進跨境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一是優化外匯管理政策,進一步支援貿易方式創新。二是提升外商投資企業資金匯兌的便利性,支援有條件、有能力的中國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的對外投資。三是積極支援自貿試驗區、粵港澳大灣區、雄安新區在外匯管理改革方面先行先試,支援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

  第二,穩步推動資本項目開放。我們將統籌考慮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金融穩定性等要求,統籌交易環節和匯兌環節,以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為重點,有序推動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提高已可兌換項目的便利化水平。這是穩步推進資本項目開放的基本原則和考慮。具體有幾個方面的安排,一是改革QFII和RQFII,擴大投資範圍,研究適度放寬甚至取消QFII額度管理;二是支援科創板健康發展,做好“滬倫通”項下存托憑證跨境資金管理工作;三是推進銀行間債券市場開放渠道整合。

  第三,健全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的管理框架。宏觀審慎方面,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監測、預警和響應機制,豐富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的政策工具箱,以公開、透明和市場化的方式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微觀監管方面,繼續保持監管政策跨周期的穩定性、一致性和可預期性,嚴厲打擊外匯違法違規活動,維護外匯市場的健康良性秩序。

  下一步,外匯局將結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以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繼續深入基層調研,貼近市場,摸實情出實招,狠抓落實,堅定不移地深化外匯領域改革,擴大外匯市場開放,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同時,積極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維護外匯市場健康良性秩序和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特別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我們外匯管理工作,尤其是新聞工作的理解和支援。謝謝大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